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稽山红叶的博客

枫华夕照红胜火,桑榆晚晴情如血

 
 
 

日志

 
 

当同学情遇见了战友义(原创)  

2016-08-09 22:5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同学情遇见了战友义
                            
           1968年10月,全国所有66届、67届、68届初、高中学生(约1500万人)全部离开了学校,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早早地走向了社会。她们犹如一群群羽翼未丰的雏鹰,带着美好的憧憬,飞向了祖国的四面八方;好像一粒粒灌浆未满的种子,怀着远大的理想,扎进了农村的广阔天地。这就是通常所说的“老三届”。
   “老三届”人,大多与共和国同龄,共和国跌宕起伏的历史造就了她们坎坷不平的人生,也使他们养成了讲奉献,肯吃苦,重感情,有担当的品格。她们虽然文化知识有限,但经过多种形式的培训和实际工作的历练,几十年后,她们自然而然地成了国家政治经济的主力,她们中的很多人在我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中磨练成了各个领域不同层次的领军人物。
    现在,这代饱经沧桑的“老三届”人已都步入老年,她们对过往的经历十分怀念,尤其怀念校园里的青葱岁月和一生未竟的同学情缘。
    我所在的绍兴柯桥中学高中1967届2班,就是“老三届”中的一个群体。全班同学自1968 年10月离校后就各奔东西,各自按照命运的安排,走出了各自的人生轨迹。这些人,人人都是一部尚未付印的书稿,个个都有一堆难以叙述的故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的怀旧情绪也与日俱增。近十多年来,以顾福林为主的几个热心同学(包括金忠宝、李佳莅、沈水木、章杏春等),经过不懈的寻找和联络,使同学们陆续恢复了联系,陆续回归了曾经朝夕相处的“团队”。他们基本上每年组织召开一次同学会,还专程登门慰问长期患病的陈传响同学,专程去长沙、上海看望定居在那里的陈水容和吴国桐同学。近些年来,同学们每每相聚,除了互致问候,畅叙友情,抚今忆昔,感叹人生,还常常思念一直杳无音信的同学吴秀英。
    吴秀英是我们班唯一还未“归队”的同学,她现在究竟在哪里?生活过得怎么样?这些疑问已经成了同学们心中挥之不去的牵挂和心结。今年5月中旬,在庆贺李佳莅、冯水友同学70岁生日的聚会上,大家又一次提起了此事。于是,顾福林同学的心中也又一次萌生了寻找吴秀英的念头。7月初,远在上海的赵源根同学向即将回绍兴的金忠宝同学(原班级团支部书记)提出了寻找吴秀英同学的建议,忠宝回来后,当即与福林商议了寻找方案。由是,也更加增添了顾福林同学的信心。
    顾福林同学,我深知其人,因为我和他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他重感情、讲义气,乐善好施,不计名利,而且还有一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十几年来,班里的每次活动几乎都是他组织谋划并操办的。为了让同学们在闲暇时能经常追忆逝去的岁月,回味相聚的欢乐,以充实晚年生活,他还自掏腰包,于2014年组织编印了一本图文并茂的《柯中缘,同学情》纪念册。
    为了寻找吴秀英同学,今年7月9日,顾福林邀集了金忠宝、冯水友、郑钧钧、王明灿等同学,冒着酷暑专程去了一趟吴秀英的老家州山村。他们找到了吴秀英家原来的住宅,但那里早已人去楼空;他们找到了吴秀英家的邻居,可邻居也说不清吴秀英的具体情况,只知道她支农后不久就嫁到江西乐安去了,头几年还回来过几次,自她父母去世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他们又找到了吴秀英的远房侄子吴光明和初中同学吴大可,但同样没有获得吴秀英的确切消息。第二天,福林在我班同学的微信群上发了一则有关寻找吴秀英同学的情况经过自己的想法,引起了同学们的强力反响。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有的说,是否可以请央视《等着我》栏目或江西电视台帮助寻找;也有的说,是否可以派代表去江西乐安当地公安部门寻找……整整两天,班级微信群里谈论的都是这个话题。          

 这些微信内容,深深地吸引和感动了我,同时也使我想起了在公安部门工作过的几位战友,因为以前我曾经通过他们找到了几位失联的亲友。但经过联系,才知道现在全国人口信息库已经调整,要查外省市人口信息必须经过当地公安机关,而且需要发公函或协查通报,非常麻烦。因此,我转念又想到了江西的战友。因为我以前所在的部队有不少江西战友,他们当中如果有人退役后被安排在公安部门工作,那么寻找吴秀英的事就有希望了。于是我就在江西战友的微信群里发了个寻人启事,请求战友们帮助寻找吴秀英。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一位叫大海李辉的战友在群里给我发了个消息:“乐安县查无此人,虽有同名同姓的人,但年龄和出生地都不符。”
    这个消息,使我既懊丧但又惊喜。懊丧的是没有找到吴秀英,惊喜的是江西的公安部门中真的有一位重情重义的好战友。说来也巧,这时,同学群里又传来了一丝新的希望——章杏春、吴建炎等同学通过以前的人事关系打听到了吴秀英20多年前的电话号码,虽然现在这个号码是个空号,但通过这个电话号码可以判定吴秀英可能早已迁居到鹰潭市了,因为这个号码的区号是江西省鹰潭市。并且章杏春她们还打听到了吴秀英丈夫和儿女的姓名。于是,我满怀信心地将这些线索告诉了大海李辉,请他帮助在鹰潭寻找。当天下午,大海李辉就给我发来了吴秀英丈夫易书周和女儿易乐芳的户籍身份信息,但遗憾的是仍然没有查到吴秀英信息。希望又一次变成了失望,我的头脑里因此还隐隐地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兆。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陈水容同学提醒了我:吴秀英的乳名叫吴冬梅,她会不会用乳名登记了户口?抱着再试试看的心情,我又一次请求大海李辉再帮我查一下吴冬梅。大海李辉也又一次爽快地答应我马上就查。
    7月16日早上8点22分,奇迹终于出现了:大海李辉发来微信告诉我,吴冬梅找到了,她和丈夫易书周是同一个户,同一个门牌,以前她们在乐安县721矿,后来迁居到了鹰潭市。并告诉我,他已经委托鹰潭的战友带着我的电话号码到吴冬梅家上门寻访去了。当天中午,吴冬梅即吴秀英给我打来了电话,她非常激动,在电话里呜咽着对我说,她非常感激同学们对她的关心,非常感谢我的那位战友帮助她重新回到了同学中间。当我将找到了吴秀英的好消息在同学群里公布后,群里一下子就“沸腾”了。大家纷纷赞扬和感谢大海李辉,有的甚至激动地“喊”出了“大海李辉万岁!”心急的同学则迫不及待地给吴秀英打起了电话…… 但当我把同学们的反应告诉了大海李辉,并向他表示感谢时,他却很淡定地说:“老战友你太客气了,既然是战友,你的事我不能袖手旁观,在微信上看到你迫切的心情,我感同身受。现在你们同学可以相聚了,我的心也踏实了。”几句话直说得我一个古稀之人涕泗横流,激动不已。

 事后,在与大海李辉的交流中,我才知道,他叫李辉,是1984年入伍的抚州籍人,他入伍时,我已即将转业。我和他虽然在同一个部队服役,但却素昧平生,是“战友”这二字所蕴含的深情厚义才把我俩联系到了一起。也正是因为同学情遇见了战友义,情义相融,融化了半个世纪的信息尘封,才使我们班的同学们圆了几十年未圆的团圆梦。


                                                 2016.8.7于杭州萧山家中
        
          当同学情遇见了战友义 - 稽山红叶 - 稽山红叶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